+86 400 041 7515

海外经销商:+852 5804 4670

周一至周五:9:00 - 18:00

一不小心摊上事儿 海外公务员买房要谨慎

邮件分享
打印本页
2015-04-27  来源:居外综合
[caption id="attachment_125010" align="aligncenter" width="360"] 一不小心摊上事儿 海外公务员买房要谨慎[/caption]

在海外一些国家和地区,官员在“房产”问题上的违规行为一经发现,往往意味着十分严重的后果。为阻断权力与私利之间的利益输送,相关部门使出了十八般武艺。

瑞典 买房必须“广而告之”

2011年6月,巴西媒体公布了一条售房消息。这不是一条简单的房产广告,而是向人们宣布:时任总统府民事办公厅主任帕洛西在圣保罗市买下一栋房产,但房价远高于他的经济能力。此事一经曝光,所有媒体都要求帕洛西“解释清楚”。最终,“说不清楚”的帕洛西在媒体的穷追不舍下只能辞职,接受司法调查。

6个月后,德国《图片报》又曝出重磅新闻,披露时任总统克里斯蒂安·武尔夫在2008年任下萨克森州州长期间,获得了一大笔低息贷款用于购房。2012年2月17日,武尔夫辞职,惹祸的就是这栋房子。

如果你觉得帕洛西和武尔夫实在是“不走运”,因为一套房子而被媒体盯上了,那么,在瑞典,公务员的房产问题就都不需要媒体出马了。公务员需要将所有购买房产或大宗家庭资产的情况“广而告之”,像登广告一样让所有的民众监督。

瑞典是世界上最早实施官员财产申报的国家之一。早在1766年,瑞典就开始实行政务公开。根据瑞典“不动产登记制度”,任何人在当地买房子,都必须刊登“广告”,包括房屋所在地点、交易时间、买卖双方的姓名、交易价格、房屋面积及修建情况等等。这样的广告没有任何商业目的,只是公开这条信息,以备当前或今后有兴趣了解购房者财产状况的人查询。

瑞典人或在瑞典生活过的人都应该对那位美女贸易大臣玛丽亚·博雷柳斯不陌生。博雷柳斯才貌双全,却因涉嫌逃税而被迫辞职,她在上任仅一周后便递交了辞呈,创下瑞典政府阁员中“任期最短”纪录。

博雷柳斯的逃税记录被查出,导火索就是她购买的那套显眼的夏季别墅。

瑞典首相的月薪约为15万克朗(约为人民币10万元),大臣一个月能挣到近9-12万克朗(约为人民币6.5-8.5万元),不过扣除瑞典比例很高的收入所得税(最高超过50%),他们的工资其实所剩不多,他们挣的钱可能比其从政前的收入少很多。当年,博雷柳斯购买的别墅价格为680万克朗(约为人民币476万元),而这是她当官很难挣出来的。

很多人都关注了这条售房“广告”,还开始彻查她的财产状况,还揭露出四条“罪状”:一是自上世纪90年代以来,博雷柳斯在雇保姆时未按规定缴纳雇主税;二是多年来她一直没有缴纳电视收视费;三是博雷柳斯在2006年9月出售股票时,未按规定及时向瑞典金融监督局报告;四是她涉嫌隐藏住宅所有权以逃避纳税。

这些丑闻曝光后,也有一些人替她感到惋惜。他们认为,博雷柳斯这样一个才貌双全的女大臣被迫辞职,对瑞典来说是个损失。但斯德哥尔摩大学政治学一位教授曾在采访中说,作为政府公务人员,操守必须成为楷模,甚至要求他们“一尘不染”也不为过。

俄罗斯 配偶、子女房产都要查

我国中国香港地区实施财产申报制度。现行申报制度是1998年9月推行的,政府高官、行政会议成员等都需要申报,部分高官的配偶也被纳入了申报范围。

在《行政会议成员每年须登记的个人利益》 申报册中,有一项即为“名下的地产及房产”。按要求,申报的房产包括在中国香港及以外地区拥有的所有土地及物业。

不过,这种财产申报也不是万能的,有些公务员的房产都是和配偶共同拥有,或者干脆就在配偶名下,很多中国香港公务员也是这样,甚至还有不少在亲友名下的。或者他们还会想别的办法,比如注册一个空壳公司,以避税。

但这种做法在俄罗斯却行不通。俄罗斯政府会彻查公务员近亲的所有财产,配偶、子女一个都不能少。

即使这样,还是有很多公务员在买房这件事上动足了脑筋。2011年俄罗斯官员财产申报的情况显示,有100多名官员承认在海外拥有房产,例如第一副总理舒瓦洛夫在阿联酋、奥地利和英国均拥有房产,副总理兼北高加索联邦区总统全权代表赫洛波宁在意大利拥有住宅和一处面积超过8000平方米的地皮。有分析人士认为,这还仅是冰山一角。

到了2012年,总统普京在重掌克里姆林宫后的首次大型记者会上指出,俄罗斯政府主张禁止官员拥有海外账户,海外购置房地产必须说明来源。普京还撂了狠话:“如果其他国家能帮助我们查出违反法律海外购房的公务员,我们将向他们表示感激,甚至愿意为此颁发奖金。”

和上述国家、地区的官员比起来,在加拿大当官似乎要自由得多。在加拿大,三级政府均没有官员财产申报的明文规定,官员没有任何义务向任何部门说明财产数目、状况和来源。

加拿大之所以不采取财产申报制度,是基于以下两点考虑。首先,财产申报初衷虽好,其成效如何,在很大程度上仍系于申报官员的“人品”:廉洁的官员是否申报都不会作奸犯科,“手脚不干净”者则必然会在申报中做手脚。其次,加拿大拥有号称全球最严密的税务法规和税务网络体系,不论官员、平民、富人、贫者,任何人都很难出现巨额收入、财产来源不明的情况。一旦出现这种情况,在一年一度的报税中就会无所遁形。

美国 为当官痛失豪宅

在美国,为了从政,有可能会失去房子。

麦克·李是犹他州的国会参议员,他在2010年代表共和党竞选成功,来到首都华盛顿议政。正当麦克·李意气风发准备在国会大显身手的时候,他却痛失自己在犹他州的百万美元豪宅。对此,麦克·李虽然十分不舍,但也无法可想,好在他及家人事前有精神准备,所以才能坦然面对。

麦克·李在竞选参议员之前,是犹他州的律师,他在2008年时贷款买下了一栋时价110万美元的“梦之屋”,作为律师,他的年收入有几十万美元,完全可以负担房贷。

两年后麦克·李当选为参议员,他在2011年1月走马上任,参议员的年薪为17.4万美元,以一般美国家庭的收入来衡量,参议员的年薪属于高薪,但从麦克·李的情况来看,与之前的薪水相比,他的收入则大大减少,家庭立刻面临财政困境,尤其是每月的房贷,压力很重。

在竞选参议员之前,麦克·李就与家人商量过,一旦当选,便不能继续执业当律师,收入肯定会大减,很可能无法再负担每月的房贷,因此也许会被迫卖掉“梦之屋”。麦克·李上任后,果然不出所料,他的收入无法继续负担房贷及其他开销,为了解除家庭财务面临的困境,于是便将房子挂牌出售。可惜当时犹他州的房地产市场还没有从地产泡沫破裂的痛苦中恢复元气,市道很不好,特别是高端市场,成交十分清淡。

麦克·李的房子放在市场上四五个月都无人问津,而每个月的房贷压力则步步紧逼,使得这位新任参议员不得不征得银行的同意,决定大幅降价,房子的卖价甚至低于所欠房贷余额。这种卖房方式,在美国称为“亏空卖房”,也就是说,房子卖掉后,不仅房主拿不回任何头款,银行也只能收回部分房贷,房主、银行都亏了本;不过,银行不会再追究屋主所欠的房贷,大家一拍两清。很快,麦克·李的房子就以72万美元的价格卖掉了,算起来亏了38万美元。

在美国,“亏空卖房”是比较严重的事情,不但辛辛苦苦积攒下的头款血本无归,还会大大影响当事人的信用指数,而信用指数是人们在社会立足的重要基石,信用不好的人,就无法贷款买房买车,甚至影响找工作。

麦克·李在回答 《盐湖城论坛报》对他亏空卖房的查询时表示:“这无疑是一种痛苦的经历,我知道有很多人也正在经历同样的痛苦,我与他们有同样的感受。”房子卖掉以后,麦克·李的妻子及三个孩子在盐湖城附近租了一栋房子住,麦克·李则住在首都。

参议员麦克·李为了实现从政的梦想,不得不放弃自己的“梦之屋”

来都来了,关注一下吧!

精明买家养成中心

全能顾问服务区

我要提问
本网注明“来源:居外”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居外,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居外)”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仅供参考,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关注居外官方微信号
提交置业要求
让居外帮你找房

居外服务热线 400-041-7515

港澳台及海外客户请致电
+852 5804 4670

周一至周五 9:00 - 18:00

居外微信服务号 居外微信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