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6 400 041 7515

海外经销商:+852 5804 4670

周一至周日:9:00 - 21:00

特朗普改革H-1B 令移民和企业陷入前所未见的困境 | 美国

邮件分享
打印本页
2017-11-15  来源:居外原创

美国移民局从严处理大量H-1B签证申请。

唐纳德·特朗普上任后许诺了严格的移民新规定,他执行这些规定的决心不容置疑——除了一个表面上的例外。不管高技术人才提供临时签证的H-1B项目的描述多么冠冕堂皇,监管机构今年并未适时地做出能够影响4月的年度中签率的显著改变,这激怒了期望改变的人们。监管机构也拒绝了所有要求修改H-1B改革的立法提案。(美国移民

但一场静悄悄的镇压正在就业市场发生。从今年夏天开始,雇主们注意到美国移民局对大量H-1B工签申请的审查更加严格。过去几年可能很容易通过的申请,现在可能需要补交材料。美国移民局的数据显示,与去年相比,被要求“提供新的证据” (requests for evidence , RFEs)的申請案例增长了44%。这创下了自2009年以来需要补交材料申请数量的新高。从该机构提供的数据来看,今年的这种案例的绝对数量较往年也有了显著提高。

由于印度IT公司曾利用其为基础电脑编程工作招募人员,H-1B签证项目存在很大争议。这些公司,例如印孚瑟斯(Infosys Ltd.)、塔塔咨询(Tata Consultancy Services Ltd.)等,开始着手降低他们对于该签证的依赖程度,以应对一个可能更少包容性的政治环境。今年是过去五年中H-1B签证申请数量首次下降。移民律师提出,政府对申请者的怀疑眼光影响了所有种类雇主的申请,结果很多雇佣方开始重新考虑雇佣持有 H-1B签证人员。

被拒的申请案件数量并不明确。同时,这一情况也对依靠这类签证工作的人们产生了负面影响。在新签证生效的10月1号,由于申请结果未出,有些人不得不离开工作回国。但多位移民律师指出,这种情况的大批量发生,今年还是第一年。

根据美国移民局最新公布的2007---2017财年H-1B统计及趋势报告(截至2017财年第三季度),2017财年H-1B批准率仅不到六成,已创下11年来最低

根据美国移民局最新公布的2007---2017财年H-1B统计及趋势报告(截至2017财年第三季度),2017财年H-1B批准率仅不到六成,已创下11年来最低

尽管硅谷将H-1B签证项目视为其政治领域的头等大事进行宣传要求改革,但是这个问题并像其他移民问题一样产生疯狂的政治斗争影响,诸如旅游禁令的提出、童年入境暂缓遣返计划(DACA,一项针对无记录入境儿童的计划)的废除等等。在最近纽约发生了恐怖袭击之后,特朗普叫停了另一项签证抽签项目——多样性签证抽签(Diversity Visa Lottery),声称移民应基于道德水准。正如过去他叫停H-1B签证抽签,以惩罚对该项目使用不当的人群。

然而,一位为大型跨国公司和创业公司客户服务的移民律师皮特·罗博兹(Peter Roberts)认为,管理层其实在惩罚每一个人。他说道,今年很多的挑战是“及其荒唐并且捏造的要求,要么并没有法律依据,要么不合常理”,并且质疑了这些挑战是否站得住脚。“你怎么能改变我们的生活方式?你可以改变法律,或者改变阐释法律的方法,”他说,“这明显是后者。”

案例一:

一家位于芝加哥为广告公司提供技术的公司岑特洛(Centro),所面临的问题始于今年夏天。岑特洛为三位年轻雇员申请了签证,这三位从大学毕业后已经拥有了有限时间的合法工作权利。其中一位雇员被选中进行H-1B签证抽签。公司的人事部主管艾米丽·克拉克(Emilie Clark)高兴地给这位雇员打电话,他接下来三年的移民状态得到了确保。

但是这位雇员8月份打电话给克拉克,惊慌地发现出了错。他收到一封来自美国移民局的信,信中说除非岑特洛提供证据显示该职位需要拥有专业技术的人员,否则移民局将拒绝他的申请。克拉克很吃惊。在过去四年她帮助过很多人申请签证,这是第一次收到这样一封信。

在克拉克看来,这份工作要求雇员精通算法编写、多种编程语言和坚实的相关数据存储系统,该申请并不存在模糊性。该雇员被前任经理招募进入该公司。克拉克尽快地将代理所需要的各种文件备齐上交,但是该雇员的申请依然处于不清楚状态。(他继续依靠之前的签证工作。)

该雇员生于印度学于美国,拒绝了采访要求,并要求在本文匿名。“我们使用H-1B或其他签证的每位雇员都非常紧张,”克拉克解释说。因为担心影响他们正在进行的申请,其他被要求提供补充材料的雇主和雇员也都不愿意就这个问题发表意见。

面对不断收紧的H-1B政策,除了苦不堪言的移民们,很多倚重通过H-1B引进外国人才的美国招聘大户们也叫苦不迭

面对不断收紧的H-1B政策,除了苦不堪言的移民们,很多倚重通过H-1B引进外国人才的美国招聘大户们也叫苦不迭

“我们正在进入一个新纪元,” 一位在休斯顿任职12年的移民律师艾米丽·纽曼(Emily Neumann)评论道,“还有很多存疑的地方,非常艰巨。”她说在过去几年里她经手的90%的案件都依赖在10月1日通过。今年只有20%的案件被受理。纽曼预计到2018年4月的抽签,她手头仍然会有许多未完成的申请。

美国移民局拒绝了接受采访,并发回一份书面声明:“美国移民局官员根据现存的法律法规要求执行现有政策,以评估案件及做出适当决定。与过去一样,工作人员按照每个案件的具体情况评估每份诉求,从而决定一个案件是否符合资格。”对于一直以来呼吁该项目对申请更加严格考量的评论,是与特朗普更广泛对所有潜在移民的“极端审查”相一致的。

有充足的迹象表明,特朗普政府计划了一个更宽泛的修改。美国移民局雇佣了大量曾为爱荷华州共和党议员查克·格雷斯里(Chuck Grassley)工作过的人员,该议员长期批评H-1B签证,曾在1月建议废除H-1B签证抽签制度,以利于一个优先高薪工作的制度。美国移民局的一位发言人表示该计划仍在考虑当中。4月份,特朗普签署了一份行政命令,要求联邦机构更加审慎地考虑该项目。同时的记者简报会上,一名国会行政官员透露,即使没有新的法律法规,诸如提高申请费用之类的行政措施也将对该项目的重建做出贡献。

一家设立在芝加哥的移民服务公司恩威(Envoy)的CEO迪克·博科(Dick Burke)说,很多他的客户都被RFEs所困扰,比以前多了一倍;同样困扰的,还有比以前明显增长了的住家拜访。“我从不揣测任何人的目的,特别是现在这个政府,”他说道,“但是客户们认为政府在吹毛求疵地让事情变得更加难办。”

过去的一年里,很多雇主都在考虑H-IB签证的持续可靠性。岑特洛公司的克拉克表示,公司在考虑将一些面临签证问题的员工指派到海外工作。

案例二:

位于西雅图地区的小型软件咨询公司阿吉斯公司(Aegis Company)的一位合伙人文加特·纳拉亚南(Venkat Narayanan)说,他今年的经历让他惧怕H-1B项目。从来都是高风险的赌注。阿吉斯公司今年春天申请了6个签证,只有一份进入了抽签环节。前一年,阿吉斯填补了一个之前采用H-1B签证的空缺职位,并已获发签证。所以纳拉亚南为当时住在印度德里,准备赴美就职的新员工建立了客户项目。

美国移民局8月从严处理申请,让纳拉亚南十分烦恼,因为他已经向代理提供了所有必须的材料。更让纳拉亚南烦恼的是,没有人处理新合约,所以他要亲自动手。上个月,他每天早上花四五个小时做这些工作,却没有时间承担自己开发新客户的责任。“因为这些事儿,我们不能达成预期的利润,也因为一切的未知,我们害怕聘用H-1B的雇员。”他说。

原文来源:彭博
发表日期:2017年11月6日
责任编辑:Zoe Chan

本文系居外网独家稿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

来都来了,关注一下吧!

精明买家养成中心

全能顾问服务区

我要提问
本网注明“来源:居外”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居外,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居外)”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关注居外官方微信号
提交置业要求
让居外帮你找房
咨询在线客服
周一至周日 9:00 - 21:00

居外服务热线 400-041-7515

港澳台及海外客户请致电
+852 5804 4670

周一至周日 9:00 - 21:00

居外微信服务号 居外微信服务号